病理與衡鑑

關於部落格
課前心得
  • 73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5/7課程心得

一、問題與討論

 

1.摘要中的最後一段derailment can occur inside the session ro outside, whenever the patient is attempting to implement behavioral change. 不了解為什麼病人企圖去改變行為了,仍然會在治療內外有脫序的行為?

2.在動機增強的部分,有提到可使用「承諾策略」,讓病人去向治療師保證自己的行為,或許這可以透過確認承諾提升病人動機,但是,會不會到最後,病人只會口頭上面答應,而實際上不會造著治療師所說的做呢?

二、心得討論

 

        在談到病人產生一些干擾治療的行為,治療師應該要以確定的問題解決和最小的情緒苦惱去接受病人與表達憐憫,我覺得這個部分好困難,像上次錄影帶裡面的內容,那個邊緣疾患的病患大哭大鬧了治療室,還踢了治療師一腳,讓我感覺到那種無力感,當下其實沒有辦法很同理那位個案,反而很同情那位治療師,也一直在思考為什麼個案要這樣,也思考如果我是那位治療師我會怎麼辦,印象中,我只記得我的腦中浮現:「治療師並不是聖人」,也會有情緒反應,然而自己一旦發生了情緒反應,說不定就干擾了治療的進行。或許當時看錄影帶的時候,有點執著於治療師犧牲了什麼,譬如:他犧牲了與小孩玩樂的時間。忘記了或許自己是這個個案唯一的希望,因為borderline的病人一直處於被否定的狀態,在他的概念化歷程中,「被否定」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也因為這樣,治療只能使用更多更大的包容去面對他所有的行為,好讓個案知道,並不是他遇到的每個人都是否定他的,而他這個「被否定」的歷程也不會是僵化的。當然,對於自己情緒的抒發,還是要找一個管道,畢竟治療師真的不是聖人,只是在面對病患時,「自己的情緒」似乎不會比「個案的最後一道防線」要來得重要。

        唸到病人與治療師障礙的地方,雖然課文是把這兩者分開去描述與講解,但我覺得他們彼此之間似乎是有交互作用的,可能病人時常的以高度情緒起伏去表達,以致於讓治療難以處理而採取一種忽視,甚至放任的態度,而又讓個案覺得自己被否定,而更採取了強烈的手段,如此不斷的惡性循環。所以,面對這樣的情形,或許我們無法要求個案一下子改變他的情緒問題,但是還是得回到治療師身上去中斷如此的惡性循環。

        If the therapist can offer a heartfelt description of the patient’s experience, particularly elaborated by compassionate metaphors, it can often be sufficient to decreased the pain…」,我覺得這整句話讓我很有感觸,與其說感觸,不如說是提升信心的熱情,在我以前的知識當中,人格疾患是有個穩定僵化且不適應的人格特質,也因此不是短期的治療可以減緩他們,更何況面對一個穩定起伏如此大、時常伴隨威脅的邊緣性人格疾患,我會覺得這些人格疾患或許在我們付諸長久的努力之後,仍然是沒有療效的,這對治療師來說或許是個很大的挫折點。但是,看到課本中的這句話之後,我覺得彷彿有了一些信心,或許他們的改變不是很明顯,但是要相信一定有,也許存在著這樣的相信,才會更有動力。

        我很認同辯證策略是使用比喻法而非使用邏輯法,我從來沒有想過「邏輯」與「對錯」之間的關係,其實認真想一想平常說過的話:「你的邏輯似乎怪怪的!」當講這句話的時候,似乎就是暗示著對方的思路可能是錯的,因此,邏輯真的跟對錯有一點關係,所以文中有說過要超越語言的邏輯分析,如此才能讓病人看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而不是聚焦在「對錯」的事情上。

        在課文最後提到了諮詢團體,我覺得這個對於治療師的保護來說相當重要,因為治療師總是關心著病患,而忽略的自己壓力的存在,加上有些潛在的因素很難透過自我察覺出來,因此透過諮詢團體,的確給予治療師很大的幫助,進而讓個案受益,成為一個良性的循環,也可以讓治療邊緣性人格疾患的治療師感覺不孤單,也隨時都有個地方求助,因此,我覺得無論是對於何種疾病或個案,應該都要有個諮詢團體,對於整個治療也一定相當有幫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