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與衡鑑

關於部落格
課前心得
  • 73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4/17課前心得

憂鬱症的近代發展和當前的爭論
 

    在此篇文獻中,在病因與相關因素以及治療上,介紹了很多特別的新概念,如:基因、藥物基因學、腦部解剖結構、腦部功能與改變、神經系統、穿顱磁刺激、電痙孿療法、迷走神經刺激等,這些概念對我來說相當陌生也頗為複雜,但也讓我對於憂鬱症有了更寬廣、更新穎的認識和瞭解。
 
文中也提到了一些特別的爭論,讓人引發許多的好奇與思考:
 !「抗憂鬱劑抑制血清素的回收造成病患去自殺,且對處方藥物上癮」的說法,引發了道德的恐慌,並可能使大眾和醫學專家感到挫折。面對這樣的說法,心裡保持著好奇與懷疑,也不禁有了一些省思:這些說法從何而來?背景為何?證據為何?可信度多高?治療師該如何思考這樣的爭論?又該如何面對此一爭論帶給患者的朦昧和恐慌?除此之外,若在治療過程中,又遇到其它的爭議或模糊不清之處,治療師又該採取什麼樣的應對態度與做法?
 
!單極性重鬱症患者的海馬迴是縮小的。病程、發作次數、治療抗拒都可能和海馬迴的改變有關,且海馬迴萎縮的情形在受虐者,以及因戰爭引起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身上也都可以看到。另外,海馬迴萎縮可能和認知受損有關。目前存在的爭論是,海馬迴萎縮是因或者果?由於缺乏縱貫性的研究,無法知道海馬迴的改變,是憂鬱症和壓力的後果;或者是造成某些疾病臨床特徵的原因,如:治療抗拒或者常常復發,因此這個問題仍待解決。
 
 
此外,閱讀此篇文獻時,隱約地感受到文中作者似乎強調且傳達著「藥物治療才是強而有效的!心理治療的效果是很有限的!」面對這樣的信念,讓自己有著很深刻的感觸:在現今社會中,很常見的通病是,各個領域常常表現出唯我獨尊、互相排斥的態度,例如:藥物治療VS.心理治療、西醫VS.中醫…等。面對各領域間相互排斥拒絕的情形,心裡覺得十分惋惜!
 
對我來說,「過度、極力的堅持與抗拒」只是在自私地擁護自己的專業及優越感罷了!擁有愈多的知識專業不是應該提供更多、更正確的回饋與合作?真正具有「良知」和「倫理」的醫療專業人員(包括其它領域的專業人員)應該充分且全盤地瞭解患者,重視患者的個別性、獨特性及個別差異,思考「什麼是最適合患者的?什麼對患者最好?」,且和個案進行直接、開放的溝通,傳達正確的資訊以及澄清錯誤的誤解和訊息。此外,也要重視和肯定「領域合作」,和其它領域相互溝通、協調配合,以找出最適合患者的介入策略與模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