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與衡鑑

關於部落格
課前心得
  • 73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5/22課程心得---唉呀!是bipolar(硬是想要用個俏皮的名字,但我承認我失敗了!)

一、心得與分享

 

在課文的「執行認知治療結合藥物治療的障礙」這個段落當中提到:對於治療雙極性疾患的障礙之一可能是「負責藥物治療的醫生」與「負責心理治療的治療師」兩個之間的溝通或合作度不夠,看到這裡突然心有戚戚焉,就會覺得似乎這樣的障礙不是只會出現在雙極性疾患,任何疾患都可能會產生這樣的問題,尤其台灣的環境,負責開藥的精神科醫師也鮮少與心理師有所溝通,更何況現在心理師仍列屬於精神科醫師之下,更別談平起平坐的一起討論個案的問題,然而,如此的作法卻讓個案的權益大大受損,無法使他們得到最好的治療與照顧,不知道常聽到的「個案研討會」是不是能夠消彌這樣的情況,理想中的個案研討會似乎是許多專業領域的人員共同參與,為了某個個案提出領域中的見解,使得大家對這個個案有全盤性的了解,我想,如果是以這個方式進行,勢必才有辦法消除這樣的障礙,對於個案才會有最大的利益。

        個案對於藥物治療有一些錯誤的信念,這個部分其實是之前沒有想過的,在先前的知識中,只知道藥物可以減緩病患的症狀,最多了解藥物可能為病患帶來的副作用,從來沒有想過,「藥物」可能也會造成病患失功能信念的刺激,所以我們的確需要注意病患對於藥物的誤解,包括目的、功能和意義等等的,了解了之後,針對這些信念再進行介入,如此才能雙管齊下,能夠透過藥物作用於生理因素使症狀減緩,也能保障並處理到個案對於藥物誤解的信念,的確,這個部分是我們需要注意的。

        唸到污名化這個章節時,發現對於病患來說,最糟的恥辱莫過於是自我羞辱,的確,病患很可能因為自己得到了這樣的疾病而感到畏縮或羞愧,而因此產生更讓自己退縮的行動,雖然課文中有提出一點可以判斷個案出現「污名化」的預兆,但是似乎沒有更加深入探討其他可能的判斷依據,如此,就必須靠著治療師的敏感度與經驗,才比較容易抓出個案如此的失功能信念。

另外,本文中也提到「患者嚐嚐承認服用藥物或坐在治療師的等候間時,會感到恥辱感」,這讓我覺得,或許這個病患是在抗拒自己已經是個病人的這個角色,因為只有病人才需要吃藥,也只有病人才需要坐在治療師的候診間,然而,加上這樣子的疾病是與心理或自我評價有關的疾病,如此更容易讓病患產生自卑、恥辱的感受。

課文提到雙極疾患的「家庭議題」應該要被重視,因為雙極疾患有可能有遺傳因素,也有可能雙極疾患患者與家庭成員之間有著不良的互動,我相當贊同這樣的觀點,而且家人中若是對病患有不良的想法或對疾病無知的情況,對於病患與治療來說,想必會是個很大的傷害。另外,也了解到其實病患與家庭中互動的資料,也可以透過與治療師互動中取得與推論,如課本所舉的例子:病患可能遭到丈夫嚴厲的責罵說:「躁狂發作了,趕快吃藥!」,而在治療室當中表現出來的會是對治療師的些許不滿,因為治療師同樣為了控制躁狂這個症狀而採取一些治療策略,所以這有可能會是個寶貴的資料,並且是個很好的切入點,由此去教導病患的家庭成員去同理及了解,如此也連帶解決了家庭成員之間因為無心責罵而產生的不良後果。

二、問題與討論

 

1.課文的最後有提到病患有正向的發展,但卻不代表可以停止治療,這讓我想到那麼到底怎麼樣才算是治療結束,難道真的要終身治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